博客网 >

甚是潮湿的过去[原]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
   “你知道,猫儿,我总是梦见我的这颗心”他捶捶领子下的第二颗纽扣,“泡在浓度很高的酒精里,它跳的时候,就会震动周围细小的泡泡,好像在呻吟一样……”牛头人估计是醉了,眼圈之外渗出的桃色很好的证明了这点,于是我更专心的看他,觉得他应该过不久就会瘫到我胸前。

    店里的背景音乐换了,我显得有些不太耐烦,搅动冰块像碎片一样哗啦哗啦地响,牛头人把我揽在怀里,“喜欢这首歌儿么?”他的这句话融进音乐的节奏,被吞没,也被我的沉默吞没,长久的沉默。

这次来找牛头人,是想让他帮个忙的,以为很快就能谈好,谁知道这家伙喝了酒以后会变成这熊样。这个时候,我们两人显得很尴尬,一来以前的恋人关系让彼此的交谈显得小心翼翼,不断地打擦边球,甚是害怕不小心越过了界,二来这次谈话的内容对我来说非同小可只能成功不能失败,但对于亏欠旧相好人情债的问题……以后还起来也相当麻烦。

    我咽了几口饮料,望了望窗口外,稀薄的空气在月光的照射下呈现一种平坦和冷漠的灰色,一望无际的卡尔墨平原——灰色空气下涌动的海洋——无止境地伸向黑暗深处诡异的阴影里,像正慢慢经过巨大的过塑机的滚轮。

        我的手机突然响起,牛头人神经质地抽动一下身体,“把手机给我关了。”我感觉到他话里沉重的味道。他离开我以后过着的清贫而苦闷的生活让我一开始心中甚是骄傲,谈恋爱是为了什么,是为了证明人的懦弱。

    后来我们没有说话,他最后仰面躺在我膝盖上熟睡过去,长长的牛耳抵着我的小腹,今天看来进展得不太顺利,看来我着急了。

    我必须恳求牛头人把我的过去干燥,我的甚是潮湿的过去让我一直以来混沌而压抑,每天醒来肉体如被撕碎过一般,短短的两个月我每一天都像过十年一样漫长而折磨。而干燥过去,大家都知道只有牛头人一个人可以做到,这个工作看似简单但却有着重要的分量,只是牛头人一直不把这份工作当真,硬是要选择去筛选太阳光,筛选太阳光这种工作怎么可能是你牛头人做的呢——身为下贱,心比天高——活该要过这样的生活。

    牛头人睡得越来越沉,发出轻微的鼾声,我抚摸他的眼皮他的眉毛,他的鼻环上闪闪发光的斑纹甚是好看,我的脑袋有点麻木,思想也愈加冗长,我在想今天就算了明天我一定要说服他,不管付出什么我都要说服他,我要一个干燥的过去,为了干燥的过去一切都值得……不知过了多久,一个店员走过来,虽然声音相当微弱但我听清楚了他的话并且那话非常清晰,他说:“太阳……要升起了……”

+the end+

<< 一碗甜甜圈的等待 / wishes >>

专题推荐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平凡的水果世界,平凡中的不平凡。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,看水果还是水果 ,看水果已不是水果。这境界,谁人可比?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,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。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,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。所以,过年的时候“禁忌”特别多。当然,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,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。

评论
0/200
表情 验证码:

candycande

  • 文章总数0
  • 画报总数0
  • 画报点击数0
  • 文章点击数0
个人排行
        博文分类
        日期归档